轻柚美食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轻柚美食网 » 佛学

讲个故事 | 唾弃,也感激伤害之后的每一次成长





在前段时间鼓起勇气去看《狗十三》。虽说并不是我预想的主题,但还是因为代入感而忍不住偷偷抹眼泪。


说实话,在看电影的时候,几乎有很长的一部分时间,我都被主角的行为恶心到胃疼;后来能明白这样的安排是有道理的,它想说的就是“养不教,父之过”。


主角从一个无知天真的女孩,度过叛逆和反抗时期,成为一个习惯隐忍和沉默的“懂事”孩子;绝大多数的同龄人想必都是这么过来的,谓之成长。


需要承认的是,家庭教育绝对是和一个孩子的成长息息相关的。但同时,在生活中接触到的大大小小的那些事和瞬间,一样变成让人记忆深刻的催熟剂。不但是家庭,身边的任何人、包括陌生人,都会变成扎在心上再拔出来的利刃。


我经常会反省自己的性格缺陷,想着到底是什么让我在某些方面无法像寻常人那样,讨喜又寻常。年龄往往是徒增,自己依旧是一个别扭且突兀的人。



《狗十三》里面有关于饭局的剧情。充满虚伪和奉承的吹捧寒暄、觥筹交错的成年人只为溜须拍马暗作打算,酸腐的长辈说着牛头不对马嘴的古词。


女孩儿因为不合意,就一声不吭地离开饭桌;而她的父亲并没有纠正、也没有安慰,只是放任着,转眼继续换上谄媚的脸。


在那个瞬间,我想到自己。我和父母一同参加的饭局,从来就没有放任。


小时候特别爱讲话,老师说,你长大以后可以做主持人。见人必须打招呼,被长辈们拿来和其他孩子对比,连连夸这孩子真讨喜。


后来被朋友孤立过,明白并不是无话不说就能换来友情的;和同学相处,常常有说不完的话,却总是以对方的“行了别说了,你真吵”结束;甚至父母也如此。后知后觉回忆起的那些画面,都是父母漫不经心的应和、拒绝和忽视,我却自顾自地开心着。


直到某一天我妈在别人面前说到我。说我们家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整天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来,明明以前话很多的。


我在某段时期很享受饭局带来的感觉。作为后辈,满脸笑容地到处敬酒、说着贺词,实在是讨人喜欢。那时我的想法是,给自己多一些人脉,以后努力的门路也能多一些。


偷偷琢磨饭桌礼仪,弄明白了大圆桌的位置顺序,从那之后到现在,坐的永远是末位。在一次聚餐时候被父母当场训斥,和人碰杯的时候,自己的杯口必须要比对方低、以示谦虚。


后来我突然发现,酒桌上的人脉根本于我无用,那些所谓的友好都不属于我。笑着吃完一顿饭,起身走开,脸上还是疏远。




作为家长,就是孩子的榜样。这个榜样无关好坏,只作效仿一用。我也明白,从小总是会去不经意地学习爸妈的一举一动、小脾气、小习惯,但没必要。


以前有段时间住在一个老小区,那里有家小卖部,是一对老人开的。我爸常常带着我经过,买烟、买冰棍。


很简单的一列动作:迈上台阶、撩起冷柜上盖的棉被、推开隔板,拿出冰棍。总是看着他这么做完,再和看店的老大爷寒暄,付完钱带我离开。


于是我在一天放学经过,攥着口袋里的纸钞走进小卖部。迈上台阶、撩起冷柜上盖的棉被,正要伸手打开冷柜,被老大爷一巴掌打在手上。他横了脸大声喝着,小偷,这么没礼貌,跟你爸一样!


小偷说的自然不是我爸,可没礼貌就很显然是了吧。我这样想,后来再也没去过那里,就连经过都是立刻跑开,一边打量着那个老大爷是不是还在看店。


我觉得自己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天。如今很少敢去那样的地方,看到塞满冰淇淋的冷柜还是会突然害怕,以至于一个人出门的时候从不会看冷柜一眼。


年纪还小的时候,就懵懵懂懂开始意识到一些事情,并不是像爸妈那么做,就是对的。


成年人之间有着很多碍于面子无法说出口的话。跌跌撞撞地走到这里,然后明白了有很多话不能说、只能憋着,或者干脆吞进肚子里去。懂事了,就是懂得生存的规则了,这些规则是不能去问为什么的,它们死板又顽固,除了遵守别无他法。无论如何都不想变成一个无聊的人,但也想保持真实、讨人喜欢啊。




总有人说,受过伤以后才会成长。其实要按照这句话来说的话,所谓“成长”就会变成一种无限前伸的箭头,因为我们一直都在受伤。


当然也会存在很多幸福长大、坚韧地不惧伤害,甚至是没受过伤的孩子,我发自内心地羡慕这些人。


必须唾弃每一次成长,是它们让我一点一点失去对很多人和事的信任,是它们一点一点把我从纯真世界推到污渍斑斑的社会里。


而被自己所认可的成长,就是有意义的、值得感激的。这是我个人的想法,实在矛盾;一面厌恶自己变得圆滑,一面为自己更会做人而感到高兴。




不想谈论太多关于自己的事情,但也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也并不想说。


也许看到这里的你也有很多只有自己知道的经历,它们除了成为痛苦本身、偶尔出来折磨你,还有其他的意义吗?


我想听你说说自己的事。也许并不会安慰你,只是单纯地作为一个听众,想知道你在被伤害之后告别了什么。


在《歌手2019》的第二期,吴青峰唱了一首《我们》。他谈到了自己的父亲。等到了父亲的一句道歉,但已经没有关系了,因为父亲离开,剩下的除了释怀、还有遗憾。那些给过我们伤害的人,我们不一定能等到一句抱歉,可能做的有什么呢。




完蛋,因为是在凌晨写的结尾,还是没忍住跑了几滴眼泪。下午要去唱k,如果眼睛肿了的话就惨了,我会记得戴墨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