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柚美食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轻柚美食网 » 佛学

【观点摘编】健全创新中国商业航天金融模式的具体措施刍议

(本文节选自华东政法大学外层空间法研习团队蒋圣力博士所著论文《中国商业航天金融模式的构建与创新略论》,原文发表于《国际太空》2019年第1期。为便于阅读,本文对原文略做修改,并补充相关参考文献。)


作为当前中国商业航天发展的核心内容,中国航天产业的军民融合发展现正处于“军转民”的中期阶段,其现实状况可以被概括为:经由军用科技成果转化而成的民用实验室产品雏形,经过中试试验、批量试制等环节形成可工业化生产的产品,又经过产业化试验、批量试销等环节形成可供市场化销售的商品。[1]在此背景下,为了支持航天产业军民融合发展成果的快速、大量产品化、商品化,虽然国家航天企业仍然能够依靠内源性融资提供部分资金,但囿于资金需求的大幅上升,使得航天产业的军民融合发展不可避免地受到了资金配置短缺、融资方式有限等问题的制约和阻滞。

有鉴于此,为使国家航天企业在开展商业航天活动的过程中能够更加充分地、有效地取得社会金融资本的支持,对中国商业航天金融模式的发展即应当根据上述航天产业军民融合发展的现实状况及其对社会金融资本的实际需要,在进一步健全各项已有模式的同时,也应尝试采取合理可行的创新模式。


一、健全已有金融模式

(一)融资租赁

航天产业军民融合发展成果的产品化、商业化将占用国家航天企业的大量资金用于购置、更新生产、制造设备。对此,应当采取融资租赁的融资方式以减少设备(固定资产)对企业资金的占用,在保障企业资金顺畅周转的同时,也将有助于实现企业的规模扩张。

采取融资租赁的融资方式应当尤其关注商用/民用航天产品的市场风险,一方面做实风险评估,保障融资、融物的有效性,另一方面确保销售市场,保障企业为融资租赁所付出的资金的回报。

(二)信用担保

鉴于与国家航天企业在商业航天活动中进行合作的,直接从事商用/民用航天产品生产、制造、销售的私营航天企业多数资信水平较低、资产规模较小,通过常规的抵押、质押贷款难以取得足够的资金,可以考虑降低融资门槛和融资成本,采取信用担保的信贷融资方式。

采取信用担保的融资方式,可以鼓励专业担保机构提供融资担保,并鼓励国有股权投资机构作为投资者,以避免国有资产流失。此外,还可以通过“统借统还”的集合贷款模式,统一进行贷款之后再以委托贷款的方式将资金贷给有融资需要的各个私营航天企业。

(三)风险准备金

虽然中国航天产业的军民融合发展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客观存在的技术风险和市场风险仍在相当程度上制约着其取得外部融资。由此,可以考虑建立风险准备金这一风险分担和补偿机制,以降低风险因素的不利影响,从而吸引更多的外部投资者。

建立风险准备金的风险分担和补偿机制,可以设立集中管理的风险准备金专用账户,要求取得融资支持的国家(或者私营)航天企业按照一定比例向其缴存风险准备金,用于统一补偿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重大风险损失,确保融资的投资者在风险发生后能够得到合理的补偿。


二、尝试采取创新金融模式

除了上述金融市场普遍采取的、并且是商业航天金融模式中已有的融资(保障)方式之外,资产证券化这一较为新颖的融资方式也可以作为为发展中国商业航天金融模式而尝试采取的创新模式。

从资产证券化应用于金融市场实践的总体情况看,其对于有融资需要的企业而言确实是一项较为理想的融资途径,并且,近年来金融市场对其的实际需求也开始逐渐旺盛了起来。这主要是因为:资产证券化对企业基础资产的要求具有多样性,且不受企业净资产规模、盈利指标等因素的影响,从而使原本不具备实施证券化条件的企业长期资产得以被盘活。同时,由于资产证券化的交易结构和实施手段较为灵活,因此,在监管要求明确的情况下,其还可以为更多的非金融企业提供融资机会。

具体就作为对商业航天金融模式的一种创新而言,尝试采取资产证券化这一融资方式的优势在于:由于资产证券化的实施要求发起融资的企业的基础资产须与该企业的破产风险形成有效隔离(即“风险隔离”),因此,基于有效的“风险隔离”措施,一方面可以防止社会金融资本对可能涉及国家国防安全和军事力量建设的航天军民融合资产的恶意收购,规避因为融资而产生的泄密风险,另一方面还可以规范国家航天企业在开展航天产业军民融合发展的过程中恰当地利用资本市场,并吸引更多的社会金融资本、甚至国际金融资本的投资,从而促进航天产业军民融合的深度发展。[2]

现阶段,在中国航天产业中适宜实施资产证券化融资方式的基础资产应当集中于卫星领域。根据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的统计数据,近年来,中国卫星制造业、卫星发射业和卫星运营服务业的收入持续占到航天产业总收入的六成以上;并且,卫星领域(主要为通信、导航、遥感卫星)已经成为中国航天产业军民融合发展最为重要的领域之一,商用/民用卫星已经具有相当广泛的用户群体和较为庞大的市场需求。由此,可以考虑将商用/民用卫星研发、制造项目的收益权作为基础资产以实施资产证券化进行融资。[3]具体而言:

首先,商用/民用卫星项目收益权的资产证券化应当采取企业资产证券化的模式,即通过转让作为基础资产的商用/民用卫星项目收益权进行证券化。其次,适宜实施资产证券化的商用/民用卫星项目应暂以通信、导航、遥感领域的卫星为限,深空探测、载人航天、空间科学等领域的卫星尚不具备实施资产证券化的市场条件。再次,从产业规模、收入水平、业务体量和市场前景等各方面看,卫星运营服务业是商用/民用卫星项目的核心,而卫星数据服务又是卫星运营服务业的核心,由此,应当将卫星数据服务项目收益权作为最为主要的基础资产进行资产证券化。

此外,需注意的是,就对资产证券化的融资方式作为商业航天金融模式的法律保障而言,虽然国家相关部委已经颁布了若干政策性文件鼓励航天产业充分利用资本市场、积极吸引外部融资,但不仅尚未有明确的法律、法规作为据以规范、引导商业航天金融模式发展的依据,具体及于资产证券化,则更无论是整体性的实施规则还是“风险隔离”措施的设置等细节内容,也均未被纳入到《证券法》、《信托法》或者《担保法》等相关法律的范畴中。由此,专门适用于包括资产证券化的融资方式在内的商业航天金融模式的法律规范亟待确立。



参考文献:

[1] 张翼飞、贾宁:《航天军转民融资策略研究》,载《军民两用技术与产品》2012年第9期,第51页。

[2] 刘均华等:《基于军民融合发展的航天企业资产证券化思考》,载《航天工业管理》2016年第1期,第7-8页。

[3] 鲁中轩:《航天产业资产证券化路径研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017年硕士学位论文,第20-21页。




 编辑 | 蒋圣力 

制作 | 朱忻艺